这群“铁甲玫瑰”,飒!

这群“铁甲玫瑰”,飒!
初夏,桂北腹地,铁甲驰骋,炮声轰隆,一场带实战背景的实弹射击如期而至。这是陆军第75集团军某旅装甲突击车连女兵首次进行坦克战斗射击。该连克服新装备尚未列装困难,不等不靠,以坦克代训,展开实弹射击训练。这些女兵犹如一只只羽翼初生的雏鹰,不断磨砺远行的翅膀,翱翔于广阔的蓝天。谈起实弹射击,车长白明月感触颇深。那天,她带领全班第一个奔向射击地域。在二炮手娄瑶瑶装弹时发现,弹种更换后,炮弹卡在弹舱上无法取出。短停不得超过8秒,2分钟内完成全部射击动作,急得娄瑶瑶额上汗珠直往下掉。舱内空间小,况且坦克还在运动,只能依靠二炮手独立解决问题。白明月一边安抚情绪,一边指导再次尝试。几经努力,炮弹终于被娄瑶瑶取出。“装弹好!”“轰!”一发炮弹破膛而出,目标命中。紧接着,第二、第三发也顺利出膛。可在向射击地域继续开进时,舱内电瓶接线柱不断冒出火花。旁边就是弹舱,如果火花与炮弹底火碰撞后果不堪设想。舱内,女兵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白明月立即指挥熄火停车,关闭电源,并使用对讲机向指挥所报告情况。征得同意后,她又指挥车组取出炮弹转移到另一辆坦克,最终完成射击。这次实弹射击,对于上等兵、二炮手李燕鹏来说同样记忆深刻。在并列机枪射击中,电台通联出现故障,指挥所命令停车排故、退弹验枪。可取出弹链时发现一发子弹已上膛,李燕鹏反复拉枪机,子弹仍无法退出。若操作不当随时会被击发,最后她用手指小心翼翼地伸入枪膛才将子弹取出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故障排除,战斗射击中,因坦克行驶颠簸,一枚炮弹从弹舱滑出,一大截悬在空中。初生牛犊不怕虎,李燕鹏急忙用右手托住弹尾,左手猛拉枪机将子弹上膛。在左摇右晃的车舱内,为保持平衡,她用头顶住舱体完成作业。射击结束后,李燕鹏头发都被工作帽压出了痕。“最美坦克女兵”刘姝杉曾说,自己开坦克时候最美。而对于列兵驾驶员朱煜雯来说,能开上坦克就知足。射击前,班长考虑到小朱新兵连学习的是步战车驾驶,下连不到一个月,期间只进行过几次坦克驾驶学习,这次准备先安排有经验的上。朱煜雯一听,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,说什么也得争取。这是一次难得的锻炼机会,连队再三考虑,最终同意了朱煜雯的请求。手拉操纵杆,驰骋沙场,经过实弹射击检验,朱煜雯驾驶水平又有了新进步。从一个个“萌妹子”变成英姿飒爽的“铁甲玫瑰”,可没这么简单。坦克浑身都是铁,磕磕碰碰都是血。战斗射击中,二炮手冯志运不小心夹到手,却无暇顾及,射击结束才发现白色手套一片鲜红。终日与铁甲为伴,尘土与油污早就代替了化妆品。二炮手陈姿珺说,平时训练,她们的强度并不比男兵小,扛着60多斤的教练弹一冲就是好几圈。实弹射击,炮手要将近40斤的炮弹搬运400多米,一场射击下来,女兵们肩膀都被压得红肿。“上了战场,可没有人管你性别,男兵可以的,我们女兵定不落后。”这是女兵们共同的心声。